• 关注
    383
  • 粉丝
    365

时岁书苏珩

赋得一月还今朝,愿你我三人空对饮,成陌晌。

  • 2003.3.18

其它学校

初中三年级

教育经历

  • 2014年入学
    其它学校
2017-12-04 发表 | 2017-12-04修改
648

[原创达人] 远山

  我游荡在山野之间,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,恰好可以收揽整片原野的夕露风光。

  此刻,和美、宁静的风漫过山坡,带过来一阵浓稠的草香,和着一点阳光和泥土的味道。夕阳身上向晚的光焰重重叠叠在天幕上,烟霞奔忙,一阙翠色的屏扇渲染在天际,纤绳一般晃悠悠的,只晓得躲在云层的屏风后面捂着嘴,羞红着小脸悄悄地笑。

  傍晚的时候,晚霞双颊烧的绯红,太阳垂在两山之间。原野远处的小河汩汩的闪着金子般的光泽,褐色的石头零星地突兀在河旁,热红如铁一般。鸟儿轻轻地从远山之间,原野之上掠过,灵动的啾鸣声在耳边回荡。

  渐行渐密的晚风过耳,我看见绚丽的流光中,有芳菲野花散杂在青稞和野草交界处,它们跟着风儿一起飘,柔美得让人想用手紧紧护住,又不禁念起一首首迷梦纯情的诗。然而乡土深处,扑鼻的芬芳在霞光里飘进脑子,忽然有动物伸出蹄子拨开一片又一片的高高的野草,探出头来,原来是一只幼小的羚羊。

  说是幼小,那一对弯曲盘旋的角可不小,细细望去有螺旋的纹路一圈圈缠绕在上面;两只水灵灵的眼睛不停地眨着,透出一种灵动的美感;而那四条腿上充满了鼓胀的肌肉,看样子是个蓬勃的小伙子,随时准备着纵身一跃跳过杂乱的石群和草垛,攀上深黄色的岩石,去眺望原野和远处的山脊。

  风渐渐起的大了,野花沙沙地逶迤,青稞也摇晃着身子,野草随风两边倾倒。血红般夺目的色调被打翻,鸟儿跌宕跃动在草上,依旧自顾自地理着羽毛——这里的鸟不比南方大院里叽叽喳喳的雀儿,都生得自由一些,舒展的更开,身姿也就更矫健和敏捷。那羚羊也是一样的,很快从草后走出两只大羊,应该是它的父亲和母亲。其中一只角突起的小一些,只饶了小半圈,而另外一只则有着何其雄伟的身子,两只大角在残阳里泛起灰红色和淡金色,一抬头仿佛就可以顶破那片天幕一样。

  天离我很近,山离我很远,于是我的目光投在原野上。

  原野上有小河、野花、青稞、野草、羚羊和不知名的鸟儿,全都贪婪地地享受着残余不多的阳光,包括我。我觉的身上很暖,于是闭上眼睛去感受光在世界间流动的声音,可我仿佛听到了清脆的波浪击打石头的啪啪声;有鸟儿振翅,从这颗草上飞向那棵草上的嗡嗡声;有羚羊低头嗅闻花香的耸动声,一切都静谧的像是一幅油画。

  夜降临的时候,太阳依旧不肯离去,和月亮抢占这那一亩三分地,可是强大如太阳而拗不过自然的伟力,阳光终究败退,丢盔卸甲地奔逃走了。这个时候远处的山将黑未黑、将青未青,似乎还有着一点流转的光华,终于还是隐在茫茫的夜里消失了。

  我身上穿的单薄。

  风又起了,带起一点微凉的味道,留下着秋冬撕扯的痕迹。

  苏珩/书

 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四日